一口一个榛子酥

关注前建议先看置顶属性(15/08/2018更新)
比起写文其实更喜欢做梦(bushi

青葡萄味儿的桑~
他真的好像一只幼狮啊!
毛茸茸的但是好苏!

#对我们来说没啥特别的一天!

但是祝大家七夕快乐!!!
稻米过年快乐!!!

@朱雀不舞者腾去
秋总
七夕怎么过啊

#和基友

看见了吗
怎么向颜狗安利小说
你随口夸一句男主长得好看
写得多装逼我都能看下去(不)

Lof开屏才发现……又是一年817了啊……

#今日疑问

我的目标大概就是写完虚假记忆
偶尔能撸撸桃花精这个沙雕段子
最后还想作死开一个环太平洋AU

所以到底有没有那种能把脑洞实体化的机器啊(掀桌

第一次和我家甜心做蛋糕!
(我知道有点丑(别说了

还有我家总裁送的小虫!
(它有点儿可爱!

【3/4组】虚假记忆(四)

WARNING:OOC


到目前为止,他们走的路仍是正确的。














16
白马带着黑羽拐进审讯室时,工藤和服部正在相互系着领带。

在警局睡了两天的二人换上了白马带来的西装,感到神清气爽的同时又忍不住抱怨起“伦敦人民的西装穿起来怎么这么别扭”。

白马翻着宫野刚递过来的资料,头都没抬,“爱穿不穿,不穿裸奔。”

服部刚想怼他,就被工藤捂住了嘴。“算了算了,我现在还没有心情看你裸奔,我们就将就一下吧。”

对于抓错重点这件事服部认第一还没人敢认第二。

“工藤你什么意思,什么叫做‘现在还没有’?”

“……”正在和服部的领带作斗争的工藤一愣,差点没失手把人勒死。

相比之下,本应该活蹦乱跳着活跃气氛的黑羽,却安安静静地站在白马身后,眼神近乎空洞,像只吊线木偶。他像是一夜之间瘦脱像了。

他这副模样着实吓了工藤一跳。

纤细的身板藏在宽大的病号服里,显得空荡荡的。大眼睛,尖下巴,这些特征在他脸颊上的软肉消失后格外明显。他面色苍白,抿着薄唇,可愣是没抿出一点血色。

“黑羽,过来。”工藤叹了口气,朝他勾勾手指。

黑羽眼睫毛颤了颤,低着头走了过去。

从工藤的角度看,他逆着光,细微而飘渺的灰尘纷纷落在柔软蓬松的发顶,让工藤想到了他们的天台初遇。

那时他也是看不清他的脸,却无法从张扬的白色斗篷中离开视线。斗篷的边缘与黑夜界线分明,他微微扬起下巴,脖颈的弧度优雅,像一只高傲的天鹅。他双手都插在裤兜里,逆光中似笑非笑的唇角仿佛有撕破夜幕的张力。

虽然作为侦探必须要讲究证据,但工藤的内心还是不可避免地冒出一个模糊的念头,——这个人,他无论有多少副面孔,他一定还是少年。

“没事吧?”工藤将手搭在他肩膀上,指尖向后颈探去,低声问。

黑羽嘴角动了动,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当然。”可惜这笑里没什么内容,自然也就无法消除东京名侦探的担忧。

工藤新一从来都不是没有情商,他能不能读出你在想什么,取决于他的眼神落在了哪里。因此他常常搞不懂女孩子们的电影票和巧克力,却能抓住任何一个“重点关注对象”眼中转瞬即逝的情绪。

工藤想了想,指尖先探上脉搏,慢慢滑下去握住了黑羽垂在身侧的手,“喏,帮我系领带吧?”

黑羽猛地看向他,不出意外地又一次撞进了蔚蓝的海洋里。他想知道工藤在想什么,却被突如其来的温柔卷进了漩涡。在他再一次不可避免地沉溺之前,眼睛的主人低下头,将那个出自关西名侦探之手、丑得不忍直视的领带三两下解开了。

“我猜你一定擅长这个。”工藤笑眯眯的,将领带交到黑羽手里。

一旁正瞄着二人动态的服部眼角一抽,立马不干了,在他发难之前白马一手捏住了服部的后颈,想提着一只小奶狗似的把人拽到自己身边。

“你——”服部瞪他。白马没有示弱也没有和他争辩,撩起眼帘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瞬间把人冻在原地。

黑羽的拇指在领带的布料上摩挲了一翻。他抿了抿唇角,将要抱住眼前人的冲动抿回去一点点。

黑羽快斗他当然清楚工藤新一的意图。毫不夸张地说,他甚至觉得“轻而易举了解工藤新一”这件事,这是他的天赋。

那个家伙足够强大,足够自信,他永远有勇气和实力去完成他想做的一切。

可就是这么一个应该被所有人仰望的神,他仅仅是希望自己能够开心,能够把笑容与信任一并交给他。

黑羽两日的焦躁心情好像被渐渐抚平,他轻轻拽动领带,逼得工藤踉跄了一步,差点摔在他身上。

“喂。”侦探怒目而视,眼睛里闪动的细光让黑羽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。

“不小心嘛抱歉,”黑羽微笑着道歉,“为表歉意,给我的大侦探系一个最漂亮的领带。”

“不就是一个领带……”工藤嘟囔了几声,最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。

“工藤,对不起。”

“不是道过歉了吗?你是金鱼?七秒记忆?”

“……不是这个。”黑羽亮晶晶的眼睛紧紧盯着他。

工藤歪着头盯了他好一会儿,哼哼着笑了出来。

原谅你了,混蛋。

想做为我们挡子弹的人吗?

休想。

我们是将后背交付给彼此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7
还有五分钟的车程就到北村家了。

其实白马有很多问题想问,但黑羽一直沉默地望着窗外,他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从英国回来还习惯吗?”

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黑羽是在跟自己说话,白马抱歉地笑笑。

“还行,其实我也没有离开太久吧。”

“是吗?”黑羽挑着眉一笑,“我倒是觉得有很久没有见到你了。”

白马一怔,抿着嘴唇笑了笑,“我以为……我以为工藤和服部每天陪着怪盗玩捉迷藏就够了?”

“什么啊,”黑羽眯起眼,任由风吹乱额发,松松散散地搭在额前,“我又不是只有夜生活,我白天的时间都用来想你。”

这用得什么词,造的什么句啊。白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不过确实也对,他确实比工藤和服部更早认识“黑羽快斗”这个人。他确实也有幸见过高中生最帅气的笑容,有幸在课堂上看着铅笔在他指尖旋转飞舞,有幸一起窝在宿舍看电影,有幸品尝过同一份便当,有幸一起讨论过学校里的漂亮女孩……

说起这个……

“红子小姐怎么样了?也很久没见到她了。”

黑羽歪了歪头憋笑,他似乎想起白马在念高中时一看见小泉红子就脸红的毛病。可是这个女孩,她现在……

唉,她也本不该被卷进来。黑羽的嘴角还是提着弧度,眼神却有些灰暗。

“听说警方在找她了,”他的语气淡了下来,“我跟她真的失联了,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。”

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安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8
最后一次见到她时,小泉红子在整理桌上的塔罗牌。

路西法一直在旁边飘着嚷嚷,被忍无可忍的魔女大人毫不客气地一手摁进大锅里。

啊,清静。

黑羽像一堆液体一样摊在沙发上,不停地往自己嘴里丢薯片,“你这个样子,不怕遭报应吗?”

“不会的,”红子颇为优雅地微笑道,“我可不认为路西法会因为这个觉得我对黑魔法不敬。”

得了吧。黑羽翻了个白眼,把薯片嚼得咔咔响。

“哎,我有个问题哈,你说……这个世界上有你不能看透的人吗?”黑羽侧头看她。

“这叫什么问题?答案是当然有,”红子难以置信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居然吃着薯片跟我讨论这么深奥的问题?”

黑羽没接她这话。

“那,有你不能猜透的事吗?”

这次,他却久久没有听到答案。

红子缓缓落座书桌边,指尖状似无意识地,叩着他们昨夜拼死盗取的那份毒贩名单上的某个名字。

“没有。”

她笑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9
随着最后的刹车,黑羽猛地坐直背脊,从回忆中清醒。

“白马,我们可能真的要尽快找到红子了。”

“我也这么认为,”白马搭在车窗上,皱着眉,“刚刚这里的人告诉我,有人偷偷进过现场,但是……重要的物证原封不动,暂时搞不懂来者的目的,但警方已经在暗中追查闯入者了。”

“我们怀疑是小泉小姐。”服部凑了上来,“她可能正在按照自己的计划调查这个案子。黑羽,如果可以的话,你尽量想办法让她跟我们汇合。”

黑羽点了点头,皱眉道,“可惜现在她在暗处,我们在明处。……况且对方是小泉,只要她想躲,我们就没这么容易找到她。”

白马“嗯”了一声,“不过也有好处,既然我们找不到她,那些想害她的人也可能找不到她,我们只需要加快速度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下车看看吧。”工藤顺手捋了捋被风呼乱的头发,招呼他们。

四个少年并肩往别墅走去。

进门处尸体已经不在了,血迹却乱糟糟地留在那儿。留守门口的警察估计也是侦探们的熟人,看见工藤和服部居然没有阻拦。

服部一步三回头,工藤奇怪地问他干什么。

“兴许是他忘了才轻易放我们进来的,”服部心情有点复杂,“我们是嫌疑犯。”

“你别瞎说了。”白马回过头瞥了他一眼。

服部闭嘴了,可往地上一看,心情更加复杂。

不久之前自己就躺在这一大摊血迹的不远处,手里还有一把水果刀。他的委托人成为了被害者,他的正常生活从此被打乱。

“在这呆一会儿吧,”白马拍了拍服部的肩膀,“我先和黑羽……”

“白马!”里室传来工藤的呼叫。

当白马急匆匆地闯进北村夫人去世的小房间时,工藤正站在书柜前,一脸凝重。

“发生什么了?”白马稳了稳气息。

“可以确定是红子来过了,”一旁的黑羽一手捧着厚厚的病人名册,一手捏着什么,“那家伙把头发夹进这本名册来了。”

白马定睛一看,一根极细极软的酒红色长发躺在黑羽的手掌心。他抬头看了看工藤,后者还在皱眉凝视着书柜,表情略显高深莫测。

“明明北村夫人也是受害者之一,我们却放松了对她的调查,”工藤摸了摸下巴,道,“小泉提示得有道理,既然警方那边正在调查北村和他背后的那些人,我们可以从北村夫人查起。”

“她的职业是心理医生,在这个镇上的医院上班,名声倒是一般,在她身上也没出过什么大新闻,算是低调吧。”白马回忆着女被害者的资料,缓慢地给三位搭档描述着。

“事实上,拿到名单后,我和红子就对上面一部分人进行了监视,主要目标是不常出没于东京市中心的,”黑羽将手放在书柜上慢慢摩挲。

“所以你那天是真的知道我和服部要过来?”工藤挑了挑眉,他内心早已知情,却要做最后的确认。

黑羽点点头,“他约你们前去的前一天,红子跟我说北村夫妇可能有跑路的倾向,我就多留意了一下,没想到他竟然约了你们。”

“你不清楚他的目的,所以你就孤身赶来了?连红子小姐都没有等?”白马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黑羽耸耸肩,没有否认。

白马的眼中开始闪起了意味不明的光芒,工藤在他开口之前打断了他,“既然红子小姐的提示是北村夫人的病人名册,我想我们大概能知道那个所谓记忆植入机最初的用途了。”

白马果然把要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去了,工藤庆幸了一下。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会产生“一旦白马开口了就一定会比我妈还要啰嗦”的想法,可怕。

黑羽耳朵尖动了动,脸色一变,“难道说是……”

“无所不知的心理治疗师,能够轻而易举地透视病人的记忆和心理,”工藤展颜一笑,“听起来如何?”

“名利双收啊。”白马冷笑着接话道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0
“怎么,到底还是为了案子才回来看看师父啊?唉我早知你这丫头是没什么良心了,可总归还是心寒……”

宫野绕着记忆植入机转圈儿,时不时压低了上半身仔细地观察,对一旁端着咖啡杯的白鬓角老人的话充耳不闻。

“哎我说你这丫头,师父说话你到底……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宫野将耳后滑落的茶发撩了回去,白皙的指尖敲了敲一个黑盒子,发出沉闷的“哒哒”两声。

师父叹了口气,转身摁亮了电脑屏幕。

“运作记录,”他说道,“这个机器虽然看起来不可思议,但还没有达到神通广大的地步,它的第一个缺点就是,每次运作都会留下相应的痕迹,而这些痕迹通通可以数据化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我们可以查到这个机器每次使用的时间和次数……甚至对象?”

师父摇了摇头,“对象是显示不出来的,但是这些机器使用次数并不多,你和那些男孩们应该可以推理出来才对。”

宫野俯下身,眼神淡淡地落在电脑屏幕上。

她很快露出了诧异的表情。

“记忆提取有4次,但记忆植入却有5次?”

“对,”师父自顾自地拉开一张椅子坐下,吸溜了一口咖啡,坦然地接受了小徒弟嫌弃的目光,“鉴于这玩意儿不能够将记忆数据化,它的主人只能够将记忆从别人那里提取出来,再植入自己的大脑,却不能像放电影一样在电脑上观看。”

“这个怎么回事?……中间有断层的这个?”宫野将电脑屏幕转向师父的方向,指着最下面那条断开的黑线问道。

师父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,笑得皱纹挤了满脸。

“这个你就要问一下那几个男孩了。究竟是谁在记忆植入的途中突然和机器断了联系,却又在几分钟后,重新与机器关联。”

黑羽快斗。

宫野灵光一闪,闪过这个名字。

只有他被发现的时候还在记忆植入机上,他离开机器而后又返回的可能性最大。

看到爱徒明显已经陷入了思考,老人笑了笑,用苍老的声音,缓缓道,“或许,这几分钟之间,发生了什么呢?”

宫野愣愣地抬了头,但那表情明显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。

“对了,别怪老头子没提醒你,”老人打了个哈欠,道,“既然那几个小男孩都在在这机器上躺过,那他们的脑子里就一定有一些不属于他们的记忆。”

宫野猛地看过去,有些犹豫,“可是……”

老人摆了摆手,“我知道这个机器出了些乱子,把他们的记忆做了调换之类的,但只要他们没有第二次躺回这个机器里,那些记忆就一直伴随着他们三个。简单点说,举个例子,总数是三个苹果,只是以前他们每人有一个,现在工藤新一有三个,而另外两个男孩什么也没有罢了。”

“至于他们什么时候能把那些被强行植入的记忆想起来,你不要着急,那是迟早的事。”老人举了举咖啡杯向爱徒致意,略显寒酸的衣着却有些许英国绅士的范儿。

宫野脚尖点地,让自己半躺在转椅上缓缓转了几圈。这么看来事情似乎简单了一些,至少那些可能会被当作证据的记忆并没有丢失。

“你呀,真的不必着急,有事没事呢,回来陪师父喝杯咖啡,师父就……哎丫头你干嘛呢?”

宫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的面前,一手插在裤兜里,一手举着从师父手中夺过的咖啡杯,微眯着眼,语气淡淡地说,“一把年纪了,不要总是喝咖啡,除非你想带着它进棺材咯。”

她没好气地晃了晃咖啡杯。

“你这丫头怎么可以诅咒师父进棺材呢!……”

师父伸手要抢杯子,谁知宫野教授灵活得像只猫,动作优雅地闪出了门口。

“我才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。”

满头白发的老人站在原地,看着高挑靓丽的年轻徒弟踩着高跟鞋消失在走廊的尽头,手里还端着一个脏兮兮的马克杯。

他不禁想到宫野刚来到他实验室那会儿。

裹在合身的白大褂里,却像是总不适应自己的身体。那时候被工藤新一他们几个男孩送到这里,稍微有一点声响就警惕地直起腰四处看。他曾听到过工藤拍着她肩膀低声说“没关系了他们不会再出现的”。她那时还不爱穿漂亮的高跟鞋,习惯穿着平底鞋小心地,稳稳地,无声地踩在地上。

那时她的眼神平淡冰凉,常常一遍遍看着“某组织被彻底剿灭”的新闻,看完后用手支着下巴,神情恍惚地透过实验室干净的玻璃窗看向远方,没有人知道她陷进了怎样的精神世界。

那时她好像初初来到这个世界,一头扎进阳光中却被突如其来的明亮吓得畏手畏脚。

而今她终日往返于光明与黑暗之间,自信地踩着高跟鞋,踩出清脆的声响。

老人伸手挠了挠毛发稀疏的后脑勺,笑得无奈,又好像有些自豪。

上帝怎么会为难捍卫光明的使者呢?

对吧?















TBC
宫野教授说,不要着急呀~

#来自佛系网友的一个有点儿重要的置顶

在无cp的文下留言请您请控制自己的发言
以免误伤其他读者

【名柯/魔快】
3/4组友情向    (一般不拆官配
以及cp随机掉落(大概是掷骰子组的cp【喂喂
女孩子们都是天使    她们都值得被温柔对待
红玫瑰组偏好者    随时待嫁宫野二小姐(又来

(雷点)
×只要你不辱骂我  我们就能好好说话
×ky的你自己出去好吧  我不踹你













【中V】(!!!日常吹吹,暂时不产粮der)
言和/乐正龙牙
(个人向/cp向可能都有)
看到喜欢的画儿会点小蓝手



















【欧美】(!!!这个号不产粮der,但欢迎同好唠嗑啊)
【漫威】(电影为主,动画和漫画略有涉猎)

Peter Parker(hhh其实我最喜欢动画终极虫

&Tom Holland(本命

初心是金发大胸组!

CP    贱虫(恭喜破版权墙!  /EC/锤基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盾冬铁大三角杂食(唉……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官配都能吃下der(盾佩白月光!佩姬永远是女神!
         冬寡一定会有的!!!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特别想搞老万家闺女组、教授儿砸(大群)和老万闺女(北极星)、灭霸家闺女组(落泪
          Superfam吃盾铁虫和老万家!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顺便表白《大群》(我真的超喜欢这部剧!)和北极星(《天赋异禀》,但对这剧无感)!




【DC】(电影为主,动画为辅,不怎么看漫画hhh)
Superman 【Clark Kent

&Henry Cavill(是我的大天使小甜心!

CP    蝙超/wondersteve/绿红

Batfam亲情向也超棒!













【大概还有?】
【舅男】 苏美(#全世界最不好的盖里奇#)
【KSM】  哈蛋(以及跪求萝妹和梅老师吐便当
【伦敦F4】都是墙头!热爱桑总!
【大腐/神夏】福华
【中土】AL/瑟莱


















(以及我这个人喜欢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电影,观影量还ok的)














【乒乓球重要比赛期间可能会发疯打call】
√樊振东 (我的小英雄  谁偷走都不好使
√刘诗雯  (试问谁能攻得过我枣哥哥呢
√疯狂表白国乒全员!